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後谿草堂--臧慶昇的博客

画竹多于买竹钱,纸高六尺价三千。任渠话旧论交接,只当秋风过耳边。----郑燮

 
 
 

日志

 
 

不曾停歇的脚步   

2008-04-24 13:19:02|  分类: 新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追记江苏省泗洪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副大队长季加武

 

“他头天晚上巡逻时看到我还跟我说话,叫我们下班要把门关好,注意安全,没想到第二天上午9点多钟却听说他去世了,我根本不相信,我们街坊邻居都不相信。”在泗洪县城开通讯器材修理铺的实坤哽咽着说。

季加武,泗洪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副大队长兼城区巡防大队大队长,这个在武警部队服役时曾拿过全国轻量级散打冠军的汉子,3月18日凌晨巡逻回到家后突发心脑血管疾病经抢救无效去世,年仅43岁。

  “这样的工作强度,是他一年中的普通一天。”

3月17日6时20分。

季加武手机定的闹钟准时响了,妻子高宁急忙爬起来把手机关掉,看到满脸疲倦的丈夫,希望他多睡会儿。

泗洪城区最近入室盗窃案子有所增多,作为城区巡防大队大队长,季加武已连续数日白天黑夜连轴转。15日,他们刚刚抓住一个入室盗窃团伙,带破盗窃案件40多起。

6时40分,季加武接到巡防队员发现可疑人员的电话,他顾不上吃早饭,抓着衣服就出了家门。

处理完这个情况,督察完早上巡逻工作,已是10点半钟了。季加武来到城区巡防大队办公室开例会,同事发现他脸色不对,劝他休息,他却说没事。

11时30分、13时40分、15时10分,一项工作接着一项,季加武一直没有停歇。21时30分,季加武开始了夜间督察,检查30名保安队员的巡逻情况,接受保安队员请示工作35次,行程20多公里。凌晨1时许,他才拖着一身疲惫回到家中。

  爱人高宁看到他脸色苍白憔悴,就起床给他倒了一杯水。

“大概凌晨4点多钟,我突然听到老季呼吸不正常。我一看,他脸上、身上都是汗,大口地喘气,似乎喘不出气来,脸都憋紫了。我使劲喊他,他也不理我,我吓得身体都软了,就急忙拨打了120急救电话……”

凌晨5时许,虽经泗洪县人民医院全力抢救,但季加武还是永远停止了呼吸。

“这样的工作强度,是他一年中的普通一天。”和季加武朝夕相处的马学永说。

“我们巡防大队共有13个巡防区队,分布在县城13个区域。13个区队跑一遍大约在20公里左右,要三个小时。季队一天三查岗,天天如此。大队去年才有了一辆昌河面包车,过去全靠自行车。他五年多里换了20只车胎,就连常人骑一辈子都难用坏的车钢圈,他就换了五个!”

记者在他卧室兼办公室摊开的笔记本上看到,他的工作日记记到今年3月15日,基本上一天不缺。今年春节从大年三十到初六的七天时间里,除了初四回龙集镇老家陪70多岁老父亲吃了一顿午饭外,全部是“值班”、“查岗”。

“春节前大雪期间,有一天我从南京省厅回来已是晚上12点多钟了,想查查岗,就打电话给季加武,问他在哪里,他说在九楼商厦附近。我过去一看,他正带领巡防队员在厚厚的雪地里巡逻……”泗洪县公安局副局长陈然说。

  “魔鬼教练”与“抢险尖兵”

季加武有个雅号,叫“魔鬼教练”。

他曾在上海武警总队服役五年,1990年转至上海市公安局特巡警总队。在上海市公安局期间,因身手不凡,成绩显著,三次荣立三等功。1998年因照顾家庭困难,调回老家泗洪工作。他的“功夫”和“严格”全局出名。

2006年夏天,宿迁市公安局组织保安大比武,泗洪县公安局组织20名巡防队员训练参赛,季加武当教练。

“练倒功,我真是倒不下去。最让我感动的是,他‘扑通’、‘扑通’,一下一下倒给我看。”参加过训练的夏学勇对当时的情景记忆犹新。后来比武时,他们代表队倒功、擒敌技术、队列、体能都是第一,愣是把全由武警战士出身的武装押运保安代表队给比下去了。

季加武还因几次抗洪抢险带头跳进河里堵缺口,被称为“抢险尖兵”。其实,危险时刻,他总是冲锋在前。

去年3月的一天上午,季加武和三名保安巡逻到银商贸城附近时,一位妇女跑过来报警说钱包被抢。季加武立即沿着受害人指定的路线追去。在一个死胡同内,走投无路的歹徒手里挥舞着一把菜刀,季加武迎面冲向持刀的歹徒。凶恶的歹徒举起菜刀砍向他,季加武凭着一身过硬的散打功夫,将歹徒制伏。经审讯,此人曾多次进行盗窃和抢劫犯罪,已被公安机关列为网上在逃人员。

季加武领导的城区巡防大队近五年中,抓获各类违法犯罪嫌疑人3000余人,城区治安秩序受到群众称赞。季加武先后两次荣立三等功,一次被评为省厅先进个人,一次被评为宿迁市局“十佳标兵”。

  “我感到很惭愧,一直不知道她家属没工作”

“我感到很惭愧,一直不知道她家属没工作,他从来没有找过我们。我最近才听说,他家属直到去年9月才到环卫所找了个扫厕所、扫马路的工作。”陈然说到这里说不下去了,用手捂住眼睛,泪水直流。

“老季,我早就对你说,你在公安机关工作那么多年,认识那么多人,帮我找一个工作吧。可你总是不答应,说不能给领导添麻烦。去年,家中的两个孩子都上中学了,靠你1000多块钱的工资根本就不够用。我就瞒着你,找了一个扫厕所、扫马路的工作,每月能赚几百块钱补贴家用。再苦再累我都认了,你怎么突然抛下我就走了呢……”妻子高宁几度昏厥过去。

“调回老家的这十年里,他只回家过过一次春节。有时父亲实在想他了,就让我带他到城里来看看加武。”季加武的哥哥季加奎告诉我们。

“老季的老家在龙集,这里有他不少亲朋好友。日常生活中,难免会发生这样那样的纠纷。但自我担任龙集派出所长以来,老季从来没有出面为亲戚朋友打过一声招呼……”龙集派出所所长刘如东无限感慨。

3月20日上午,泗洪县城泗州大街,十里长街,各界群众两万余人,眼含热泪,自发为季加武送行……

作者:沈宫轩 周刚(来源新华日报、人民公安报)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