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後谿草堂--臧慶昇的博客

画竹多于买竹钱,纸高六尺价三千。任渠话旧论交接,只当秋风过耳边。----郑燮

 
 
 

日志

 
 

400年前,中国女性的极致温柔.(转)  

2008-07-24 11:12:32|  分类: 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女性的极致温柔,400年前,在明曲中赫然一现。牡丹仕女图(略),明代唐寅画 。

有不少朋友都对我说,读我的文字,第一次开始了解明散曲,对唐诗宋词都非常熟悉,对元曲也有所了解,比如《窦娥冤》,对明代的散曲,却几乎不了解。明代的散曲,也就是“明曲”,最大的特色就是对个人生活的关注,是纯粹的针对生活和心灵的揭示和呵护,她没有杜甫的那种“国破山河在”的宏大气势,也没有范仲淹的“先天下之忧而忧”的深远情怀,明曲琐碎,细腻,逶迤于个人情怀的方寸之间,今天我们品读起来,会感到她具有那么多隽永的爱,浓厚的情!

 中国女性有着独特的温柔的一面,我们对“温柔”两个字如果仅仅是停留在字面,就很难真正地体会到女性的温柔,有一首明曲《罗江怨》,我相信可以融化掉所有男人刚硬的内心、高傲的自尊、潜伏的背叛和荒唐的念想,先让我们看看这首明曲:

《罗江怨》

临行时扯着衣衫,

问冤家几时回还?

要回只待桃花、桃花绽。

一杯酒递于心肝,

双膝儿跪在眼前,

临行嘱咐、嘱咐千遍:

逢桥时须下雕鞍,

过渡时切莫争先;

在外休把闲花、闲花恋。

得意时急早回还,

免得奴受尽熬煎,

那时方称奴心、奴心愿。

曲中的妻子,首先扯着老公的衣衫,问他什么时候回家。这是无限留恋和不舍地询问。然而,一个温柔的妻子是不会到此为止的,她还端过来一杯酒,然后,双膝儿跪在丈夫的身前,她在嘱咐,千百次的嘱咐:过桥的时候,要从马上下来,防止马失前蹄出现意外;坐船摆渡的时候,一定不要争先,安全最重要;要对自己忠诚,不要做荒唐事;事情办好了,赶快回家,我思念你,是在煎熬中度日如年。只有丈夫平平安安地回家了,妻子才是了了心愿。

妻子递过的酒是热的,跪在身边无限温存,行路平安,都是细节小事,还要千百次反复嘱咐,反复叮咛,此情此境,此言此语,此酒此心,哪个男人的心不会被融化掉?

从牵扯着丈夫衣衫难放,到跪在丈夫眼前嘱咐千遍,一个是依依不舍,一个是楚楚揪心,你可以说这个女人视野不宽,志向不高,但是,她的视野就是自己的爱情,她的志向就是自己的生活,这没有什么不好,即便是所谓视野的局促,却是温柔的一种极致。透过这首曲,我们看到一位妻子的极致温柔,她的丈夫此次此刻,把握着热酒,揽着娇妻,听着千遍的嘱托,虽然不语,但我相信他在感动,在不舍,在神伤黯然,在泪雨缤纷……

在情浓之处,男人无语,女人多言,妻子说得越细腻,说得越恳切,丈夫越说不出,道不来,有谁愿意背井离乡,有谁乐于餐风饮露,名利场中你死我活,败了就一塌涂地,胜了却遍体鳞伤,男人总是沉沦在一种悲剧性的宿命中,但是,这个男人是幸福的,甚至是幸运的,他的妻子能给他一杯温暖自己的热酒,又缠绵在自己的身前,女人递酒,暖了男人的情,女人一跪,真真是压牢了男人的心。

我发现,我们的文化是让人的心灵柔软的,是让人的性情温暖的,这份生活的温柔,是上不了史书的,是入不了典籍的,但是,我们可以在明曲之中细细品匝,如今的两性之间,猜忌多于信任,索取多于付出,有的男人不再玩世不恭,却在玩情不恭,有的女人不再低三下四,却越来越不温柔,越来越不细腻。今天功利的文化铸就了躁动迷乱的心灵,聆听明曲,我们就能重拾简单的快乐,生活不在天地之间,而在屋檐之下,在方寸间才有幸福。 你还能扯着他的衣衫,还能跪在他的眼前,将最俗最俗的话重复千遍?

    你还有一个女人扯着你的衣衫,跪在你的眼前,将最俗最俗的话重复千遍?

    如果有,我赞叹你,羡慕你,庆幸你……

    温柔于屋檐之下,满足在方寸之间,

    方才称了文化的心、文化的心愿。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