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後谿草堂--臧慶昇的博客

画竹多于买竹钱,纸高六尺价三千。任渠话旧论交接,只当秋风过耳边。----郑燮

 
 
 

日志

 
 

爸爸,我怨你,更爱你!(季加武的儿子季欣海宣讲稿)  

2008-07-03 13:00:05|  分类: 新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敬爱的伯伯、叔叔、阿姨们:大家好!

我是季加武的儿子季欣海,今年15岁,在泗洪育才学校读初中。我向大家汇报的题目是:《爸爸,我怨你、更爱你》。

爸爸:我怨你。你为什么走得这么匆忙?你怎能忍心丢下年迈的爷爷奶奶、瘦弱的妈妈、我和智残的姐姐,连一句话都没留下。

爸爸:你常对我说,欣海,你要懂事、要孝敬老人、为家庭分忧。可是,爸爸,你做到了吗?当年,你放弃在上海优厚的生活条件,带我们回老家泗洪,不就是为了方便照顾爷爷奶奶吗?

整整十年过去了,屈指算来,这些年,你只为奶奶买过一件新褂子,春节时回过一次老家,吃过一顿团圆饭。相反,爷爷奶奶还常把自己辛辛苦苦种的粮食、蔬菜带来我们家。究竟是你照顾老人,还是老人在帮助你?

我的曾祖父季如林当过屠园区区长,牺牲在战场。爷爷作为革命烈士的后代,却从没享受过任何待遇,你没有找过有关部门。

爷爷今年70岁了,这么大年纪,还在养牛、种地、种菜,为生存奔波,不容易啊!逢年过节时,你总是说工作忙,走不开,只是买点东西,叫妈妈代表你回老家看望两位老人。奶奶有病在县城住院,你叫妈妈去照料,而你连一顿饭也没送过。

那天,在县殡仪馆,奶奶摸着你的头说:“儿呀,不是说好的吗,你为我们养老送终,可现在,你……”。奶奶的话还没说完,在场的人都哭了。

爸爸呀,不说别的,就说这一点,你对得起爷爷奶奶吗?对得起生你、养你的父母吗?

爸爸:我怨你。妈妈和你结婚快20年了,整天为你操劳、为你担忧,可是,你又是怎么做的呢?

你当警察,大小还是个官,认识许多人,你不为亲戚帮忙、不为朋友帮忙,但为妈妈找个临时工干,总不犯大错吧!可你整天忙于工作,不是加班,就是值班,总是不开口。无奈,妈妈只好自己去到环卫所求人,弄了个扫马路的差事,每月苦几百元钱,补贴家用。

爸爸,我知道你在外面工作很辛苦,可妈妈不但辛苦,还很可怜、很无奈。我和姐姐从小上学,都是妈妈接送的;每天的饭菜都是妈妈烧的;妈妈天不亮就去扫马路,还要操劳家务,照顾智障的姐姐和双方老人。她受过多少委屈、经历过多少磨难?

爸爸:我怨你。你曾对我说,男子汉大丈夫,要拿得起,放得下,说话算数。可是,你说话算数吗?你承诺过要带我和姐姐到县城的西郊公园玩,划划船、游游泳,放松一下,可你一次也没兑现。

记得有一次,我和姐姐缠着你要到公园玩,你也答应了,可刚到公园门口,你的电话响了,你说有任务,不能带我们玩了,下次一定要带我们玩个够。你的承诺到现也没能兑现。

爸爸,你没有兑现的事情还有好多,你说每星期给我们讲一个故事,可你整天披星戴月,忙于工作,我们在一起吃饭的时间都很少,你的许诺没法兑现。

你还说,等我拿到三好学生,大人脸上有光了,就一定参加学校的家长会,可我的奖状拿了一张又一张,可你到现在也没去过学校一次。

爸爸,你和我亲口说过的话,为什么总是不能兑现,为什么不能满足儿女的小小愿望呢?

爸爸:我怨你。为什么你总是想到工作、想到别人,就是不想想家庭、想想自己。同学都认为我有个当警察的爸爸,威风八面,一定很富有。其实,咱家除了一台旧电视,啥也没有。家中的住房是借钱买的,直到你离去还差别人几千块钱。去年,你在上海的战友帮咱家买了一台空调,但你平常不给我们用,怕费电、费钱,只有爷爷奶奶来咱家时,才偶尔用一下。

你对自己就更刻薄了,舍不得吃、舍不得穿,整天夹着一个破包,骑着一辆破自行车在外奔波。那年,你在上海的同事和你教过的学员专程来看你,看到咱家的生活境况,难过得都掉泪了。他们说,没想到咱们的季教官、老班长的家穷成这样,穷得叫人心酸。

爸爸,你是咱家的顶梁柱,没有你,我们的家还能像个家吗?可是,每当遇到危险的时候,你总是凭着自己的一腔热血,和坏人搏斗,而把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听巡防队的叔叔讲,你曾空手夺下歹徒手中的利刃;孤身制服打群架的坏蛋;还抓到两名网上通缉的杀人犯。

爸爸,我知道你不怕死,可你想过没有?万一你要有个三长两短,我们家老老少少的可怎么过呀?

爸爸,你为了工作,不仅得罪了许多找你说情的朋友、领导,还得罪了一些巡防队员和亲戚。个别队员违反纪律,犯点小错,就被你训斥或开除;我的几个叔叔伯伯都在农村,找你说情、办事,大都被你拒之门外;我的姑姑在县城卖菜,你没帮助过她,姑夫因为赌钱,被巡防队抓住,你还要从严处罚。爸爸,难道你真没有想过会被他们误解吗?

爸爸,许多人认为你是“小抠油”,“苦行僧”。可是,当巡防队员因公负伤,以及他们的父母生病住院时,你总是在第一时间去看望,一甩手就是三百元、五百元。几年来,你为他们花费的钱就有上万元。你真的不知道咱家也不富啊!

爸爸,我怨你,怪你,甚至恨你,但当你壮实的身躯倒下后、当你匆忙的脚步停止后、当你疲惫的双眼闭上后,我突然感到:过去,是我误解了你。

爸爸,过去你打过我,骂过我,那是为了我好好读书、学会做人;你很少帮妈妈做事,那是你工作太忙、责任太重;你难得回老家孝敬老人,是因为家庭事业难以两全。为了社会的平安和谐、为了众多的家庭幸福安宁,需要你、需要千千万万个象你这样的民警,做出奉献、作出牺牲啊!

爸爸,你就像是一支蜡烛,燃烧了自己,照亮了别人。在你去世前的几个小时,你还在城区巡防的岗位上。你到家时,已是凌晨一时了,我还正在熟睡之中。

爸爸,我是打心眼里爱你的。爸爸,我亲爱的爸爸,过去,我错怪了你,你能原谅我吗?

爸爸,你对我们全家来说,是一棵大树、一座大山,是整个天空啊!

爸爸,仿佛在一夜之间,妈妈衰老了,头上长出了缕缕白发;不爱说话的姐姐好像懂事了;我也好像长大了。

爸爸,不知道写给你的信能不能收到?那天上飞翔的小鸟,是给我们带信的天使吗?

爸爸,许多人不相信你离去,一个被誉为人民“保护神”的人,一个脸上挂着微笑、生龙活虎的人,怎能说走就走了呢?

是的,别人不相信,我更不相信。姐姐常问我,爸爸是不是加班去了?我说是的。每当家里的电话响起,我就恍恍惚惚地觉得是爸爸打来的,又是加班不回家吃饭了。每天晚上,我都在做和你在一起的梦。

爸爸呀,我不相信你就这么真的走了。一梦到你,我的眼泪就情不自禁地流了下来。

爸爸,我想告诉你的是,在你去世的当天,省公安厅厅长黄明伯伯就作出批示,号召全省公安民警向你学习;多家媒体聚焦泗洪,采访你的事迹。

泗洪县为你举行了建县以来最隆重的追悼会。省、市、县的领导来了、与你并肩奋战的民警来了、你在上海工作过的同事来了,就连要与你断绝关系的小姑及被你开除过的巡防队员也来了;县殡仪馆的大厅内外,挤满了前来吊唁的群众。在县城,有两万多市民自发站在泗州大街两旁为你送别,我们学校也来了上千名师生。一些人打着“再见了,老季”、“老季,一路走好!”的横幅,等待着灵车驶来。可以说,那时候,没有一颗心不感动,没有一双眼睛不闪烁着泪光。

爸爸,不是所有的公安民警都能获得像你这样多的荣誉。你走后,还有那么多你认识的和不认识的人为你送行,他们是被你的人格所感动,被你的精神所震撼!爸爸,我为你自豪!

爸爸,当我在殡仪馆,看到你穿着一身平时舍不得穿的新警服,安详地躺在鲜花丛中。站在你的身边,我忍不住大哭一场,但妈妈对我说:“欣海呀,你一定要坚强。你爸爸一生都很要强,你不要哭、不要用眼泪来送别他。”

是的,我要化悲痛为力量。我是个警察的儿子,我有一个值得骄傲的爸爸。我要向爸爸学习,争取早日成材,为警察增光,为爸爸增光,做一个响当当的男子汉!

敬爱的伯伯、叔叔、阿姨们:最后,我代表我的全家,也代表我远行的爸爸,谢谢大家!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