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後谿草堂--臧慶昇的博客

画竹多于买竹钱,纸高六尺价三千。任渠话旧论交接,只当秋风过耳边。----郑燮

 
 
 

日志

 
 

学书的题外话  

2008-08-30 12:42:55|  分类: 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南艺毕业至今已整整18年了,回顾这麽多年,感到很惭愧。一是学无所成,浑浑噩噩。在学校耳濡目染老师、同学的书学精华,没有很好的吸收消化,还是凭着自己的爱好,在可怜的业余时间内写写,没什么可以引以自豪的成绩。二是业未立。古人讲:齐家、治国、平天下。我沾不到边儿。治国、平天下更谈不上,天生愚钝,连生孩子都比人慢(婚后12年方生一女),闹了不少笑话,至今和朋友调侃仍有话题。去年,人问:孩子多大了?答曰:上大一了。友人惊讶:“啊,这么大了。”我说:“孩子在上幼儿园大(一)班,简称大一。”众人大笑。有时,送女儿上幼儿园,感受小朋友受到尊老教育真早,对人很有礼貌,见我就叫:爷爷好!我心里一惊,女儿不让了:“是我爸爸,不是你爷爷!”

                                                                          (二)

毕业后本是留大城市的,从事专业的机会可能会更多些,但是考虑家庭原因,回到了祖辈生活的苏北小城,本想分配到诸如文化馆之类的神圣单位,但又一次的梦幻破灭了,还被主管分配的官员嘲弄一番:那是你去的地方吗?还是去一个好的文化单位吧,影剧院,效益好啊。俗话说:车怕颠,人怕劝。亲朋好友一致称好,吃公家饭嘛,比种地强一百倍。我欲哭无泪,无语凝噫。一跺脚:妈的,认了。一呆整整5年,1725天,历尽艰难,学书痴心不改。

五年后,阴差阳错,柳暗花明,摇身一变成了警察,略显身手,总算能学有所用,但这行业苦死人了,从事公安政工工作十多年,整天就是材料、宣传稿件、多如牛毛的检查验收台帐,疲于奔命,加班是家常便饭,哪有节假日,书法创作荒废不少。

                                                                         (三)

品味苏东坡。近日,抽空看看书,品味林语堂著的《苏东坡传》。八十年代末在南艺求学时,同学处有一本《苏东坡传》,当时年龄尚小,又未走上工作岗位,感触不深,读后也未留下什么深刻印象,倒是粗略读了林语堂先生著的《中国人》、《人生的盛宴》等书。毕业后工作至今,历经风雨,心智渐熟。重新拾起这本书,愈读愈觉有味,深深地被苏东坡的人格魅力所打动,心情随着他的沉浮而颤动。东坡居士是个大家,是典型的性灵派人物,他的许多诗词文章,我在中学年代就熟读于心,他的书法,我近年来也是临习再三,但也难达坡公的高妙境界。但事实上他绝大部分的字都相当平实、朴素;虽然外形左低右高的特征和较为整齐的章法自李北海处来,但一股汪洋浩大的气息自是他个人的特点,就象他渊厚的学问一样。神龙变化不可测,他偶露一下手笔的“黄州寒食帖”就已惊天动地了。高山仰止,我们是不该以他平常的字来判断的。我们还是应该象他那样认真修炼技艺,不要急于卖弄,多些深度,少些浮夸,是龙的话终有一日会腾飞的。

在林语堂的笔下,苏东坡是个不可救药的乐天派,一个伟大的人道主义者,一个百姓的朋友,一个大文豪,大书法家、创新的画家、造酒试验家,一个工程师,一个憎恨清教徒主义的人,一位瑜伽修行者、佛教徒、巨儒政治家,一个皇帝的秘书、酒仙、厚道的法官,一个诗人,一个小丑,但也不足以道出其全部…….。苏东坡的魅力,正如女人的风情,花朵的美丽与芬芳,容易感受,却很难道出其中的成份。苏东坡,我永远崇拜的一位大家。

                                                                          (四)

在所处居室僻一间书房,曰:淡味斋。活用古人意思:大象无形、大音希声、大方无隅、大味必淡。一直较多地学习王字,后来又学苏东坡、米芾,对明朝徐渭、王铎、董其昌也略有涉猎,尤其是比较喜欢董字,董其昌在明代名家林立中独树一帜,取得了极高的成就,其平淡而充满禅味的书风流布数百年而不衰。他毕生追求的书风便是“大雅平淡”。他说:“诗文书画,少而工,老而淡。淡胜工,不工亦何能淡。东坡云:笔势峥嵘,文采绚烂,渐老渐熟,乃造平淡,实非平淡,绚烂之极也。”我取这一书斋名,大致就是这个意思。

                                                                          (五)

看了不少国展作品,总的感觉大、奇、新,初看精神为之一振,细品经不起推敲,更少些许内涵,现在读书识字的人愈来愈少了,展览培养了一批又一批的抄写匠。装腔做势,形式弄得花里胡哨的比较多,出现了萎靡现象,这大概和时代有关系吧,我们这个时代确实需要正大气象。记得以前看过罗曼.罗兰在《英雄三传》中说:“唯有真实的苦难,才能驱逐罗曼蒂克的幻想的苦难;唯有看到克服苦难的壮烈的悲剧,才能帮助我们担受残酷的命运;唯有抱着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精神,才能挽救一个萎靡而自私的民族......。不经过战斗的舍弃是虚弱的,不经劫难磨练的超脱是轻佻的,逃避现实的明哲是卑怯的。我们比任何时候都更需要精神的支持,比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坚韧和奋斗。汲取英雄们的勇气作为我们人生的养料,倘使我们太弱,就把我们的头枕在他们的膝上休息一会儿,呼吸一下英雄们的气息。”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