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後谿草堂--臧慶昇的博客

画竹多于买竹钱,纸高六尺价三千。任渠话旧论交接,只当秋风过耳边。----郑燮

 
 
 

日志

 
 

转贴:纪念我永沉水底328年的祖籍泗州--泗州城庚申三百年祭  

2010-04-14 20:54:57|  分类: 历史古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江苏淮河岸边过去有一古城名曰泗州。在从后周到清初的700余年的中国政治文化史上,这个名字出现的频率相当高,特别是在南宋和金帝国隔淮对峙的百余年间,这个名字常常和兵连祸结的征伐以及由此而来的政治大事件维系在一起。但泗州终于从地面上消失了,沉陷了。它的消失和沉陷,不是由于金戈铁马的蹂躏,也不是遭遇大火涂炭,而是一场水灾。清康熙十九年(1680年)庚申六月某个夜间,泗州被淮河溢出的洪水所吞没,后虽经多次抢救,但水患难以根除,危城如巢卵,到康熙二十五年(1686年),黄淮再度大水,泗州城终于永沉水底,至今已三百多年了。泗州城的沉没,是一座近古繁华城市的消失,是 3万多中华儿女的冤死,也是中国历史上苍海变桑田的惊心动魄一幕。三百多年后的今天,我们重新追忆泗州城被洪水肆虐浸淫吞没的历史,也是对淮上罹难祖先的深深拜祭。
  泗州始建于北周武帝宣政元年即公元578年,州府设在泗水边今泗阳县城郑楼乡境内的废黄河畔,紧接当时的宿豫县城。这地方自古就是风水宝地,淮河的早期儿女在上古时期就在这地方建立了氏族社会,"桃园国"曾在历史上留下了重彩的一笔。"桃园国"的氏族社会分化了,溶进了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的巨流,随着新中国的诞生成为社会主义大家庭的一员。如今只存泗阳城厢、郑楼一带的水土和繁盛的人口让人去寻踪追忆;宿豫县城也在历史上一夜之间搬家了宿迁的名字由此而来。正是由于当时这是一块风水宝地,所以淮河儿女依水建镇,终被皇上定为州府,命其管理泗水的漕运。朱元璋的祖陵也安建于此。到随大业元年(公元605年),文帝开通洛渠,历史上称汴渠又称南汴。此河由洛阳帝宫西苑至洛口入黄河,自板渚引黄河水,经开封、商丘、灵壁、夏丘至临淮(今盱眙县城淮河对岸)入淮。唐开元二十三年(公元735年),徙泗州府于汴口的临淮县。这里溯淮而上可通濠梁、颖寿、信阳诸州府,顺淮而下,可抵淮阴、山阳(今淮安),经运河可直达长江。沿汴河西行,可抵达开封、洛阳等地,是重要的交通枢纽和漕运中心。宋景德三年(公元1006年),徙临淮县治于徐城驿(今泗洪临淮镇),泗州遂成为跨汴河两岸的重镇。据泗州志载,泗州城筑东西两土城,明初始改为两城合一的砖石城,周长九里三十步(约合4245米),城墙原高二丈。嘉靖三十六年(1557年)遭倭寇围攻,后加高至二丈五尺。据《泗虹合志》载,泗州共五座城门,鼎盛时期城中有街道15条,巷道34条,桥梁16座,有州衙、都察院等官衙建筑11处,儒学署和各种书院8处,医学建筑2处,邮传、驿馆等建筑15处,钟、鼓楼各1座,寺、庙、庵、祠等建筑53处,还有坛、堂、亭、阁12处,表、坊、碑碣等21处。城区有居民9000余户,36000余人,房舍密集,交通便利,商贾云集,是一座繁华的港口城市。城中有十景,即:"九岗山形蜿蜒,一字河流环带,灵瑞塔日照,禹王台明月,堤前淮水浮烟,岸对盱山耸翠,浮梁练飞舟影,澜阁涛撼钟声,挂剑召秋风,湿翠堂春霁"。宋"书画四大家"之一的米芾知涟水军过汴口时,留有:"京洛风尘千里还,船头出汴翠屏间"的绝句。泗州不仅繁华,环境也很优美。南宋绍照五年(1194年)黄河侵汴、泗夺淮,给淮河流域带来巨大的灾难。元、明、清三代建都北京,南北漕运成为保障朝廷供给的生命线,元至元三十年(1293年)贯通了南北大运河,黄、淮、运交汇于清口(今淮阴县码头镇附近),由于黄河的急流和泥沙,使运漕治理面临着复杂的局面。明、清相继实施了"蓄清、刷黄、济运"的措施,清朝实行了"减黄助清"的策略,增筑了高家堰,形成并不断扩大了洪泽湖,造成了"堰堤有建瓴之势,城郡有釜底之形"的悬湖。康熙十九年(1680年)夏秋,淮河发生了大洪水,"环泗州城廓,公私庐舍漂没无算",泗州寄治盱山。官民欲待洪水退后,重整故土。到康熙二十五年(1686年)六月,黄淮又发生了大水,泗州城已不见踪影,永沉水底。乾隆四十二年( 1777年),泗州移治于虹县(今安徽省泗县),州县合一,仍为泗州,但已不是原存的泗州。1911年中华民国成立后,废州为县,称泗县。
  后人曾对水淹泗州传说很多,甚至带有神话的色彩。一则传说是,大禹治水时,曾降伏淮涡水妖无支祁,后无支祁又兴妖作怪,借来东海之水,淹没了泗州,最后终被观世音所捉,"镇于龟山之足"。还有一则传说也很有意思,是说八仙之一的张果老骑毛驴路过泗州,讨水饮驴,谁知小毛驴见水猛喝,水母娘娘担心把自己的水喝光,急忙上前抢桶,不小心把水桶搞翻,结果造成洪水泛滥,水漫泗州。流传最广的一个传说,则是把泗州城的淹没归结为一场才子佳人的爱情纠葛,有一出戏《虹桥赠珠》即取材于此。三百年来民间唱戏的、说书的,常常在戏台上演此不疲,在街头巷尾,津津乐道。故事说泗州知州的公子白生赴京赶考途径洪泽湖,与湖中神女凌波仙子邂逅相遇,凌波仙子爱恋白生的聪明俊俏,想结秦晋之好。但书呆子偏偏功名要紧,情窦不开,执意不从,凌波仙子爱极而恨,一怒之下,以水报复。
  不管是客观地考证泗州城淹没的史实,还是民间的神话、传说,但都有一点可以说明,与水旱灾害作斗争,始终伴随着中华民族历史的发展。水可载舟,亦可复舟,水可兴利,亦可为害。关键是如何因势利导,化害为利。值得告慰古泗州三万多名冤灵是:新中国建成后,大规模地开展了治淮斗争,昔日洪水漫流的淮河流域,今天已实现了能蓄能调,能排能灌,水势安澜,五谷丰登。

摘自《江苏水利》1998年第5期 祁正卫 范成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