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後谿草堂--臧慶昇的博客

画竹多于买竹钱,纸高六尺价三千。任渠话旧论交接,只当秋风过耳边。----郑燮

 
 
 

日志

 
 

神秘古泗州城像只乌龟 300年前被大暴雨淹没  

2012-02-19 22:16:51|  分类: 历史古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郑晋鸣
泗州城遗址示意图。(资料图片)

神秘古泗州城像只乌龟  300年前被大暴雨淹没 - 澹齋書畫 - 澹齋書畫

 

       巨浪排山倒海地冲入,瞬间,一座城市被淹没得无影无踪……在大型灾难影片中经常出现的这一幕,曾在现实中真实上演。在330多年前的清康熙19年(公元1680年),繁盛了千余年的泗州城,在一场持续了70多天的暴雨中被彻底淹没,永远从地图上消失了。

       近日,记者从南京博物院考古所获悉,这座沉睡了数百年的“东方庞贝”,有望重见天日。目前,该所考古人员正在位于江苏盱眙县境内的泗州城西南角进行考古发掘。

       神秘的古泗州城

       目前,考古人员共发掘面积2000平方米,轮廓像只乌龟的古泗州城,已经现出内城墙、外城墙及城门,学者初步确定了泗州城遗址的结构和布局。其中,已探明内城墙墙体长度约338米,外城墙长度约132米,城门采取的是在城墙外修筑月城的方法,月城东西最大径118米,南北进深56.6米。从规模上已能够初窥这座古城当年的繁华景象。

      据记载,泗州城始建于北周,隋朝时毁于战乱,唐代重新兴建,曾经是淮河下游的一座重要都市,有“水陆都会”之称。

      2010年12月,南京博物院联合淮安博物馆、盱眙博物馆全面启动了对泗州城遗址的勘探发掘。其实,早在1993年江苏省内外专家、学者就利用高精度磁测法、探地雷达法、电法以及人工钻探法等科学方法,对水下泗州城进行过勘测,并对照史料于2005年完成了《古泗州城遗址考古钻探报告》。

      “加上这次,已经做了3次调查。”南京博物院考古研究所所长林留根说,在这之前都只停留在调查层面,没有“打开”来看看,这次将真正揭开这座水下古城的“面纱”。

       名刹普照王寺在何处

       在挖掘现场,考古人员还发现了3只石香炉,炉壁文字表明,香炉是明代正德年间佛教信徒的捐赠物。从建筑风格和出土文物来看,考古人员初步断定发掘点是一座寺庙,其所处区域与史料记载都与当年的名刹普照王寺(又称大圣寺)极为相近。

       据中科院湖泊所苏守德研究员介绍,古代有文献记载的泗州城共三个,分别为隋朝及以前的泗州、唐朝一直延续至北宋的泗州、南宋及以后的泗州。历史上的泗州城出现过至少三次变迁,每一次变迁都与当时的经济发展密不可分。随着唐朝经济的空前繁荣,各地的佛教庙宇也如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当时的泗州城也成了最著名的佛教圣地,全国五大名刹之一的普照王寺就建在泗州城内。

       那么,这次发掘的寺庙究竟是不是名刹普照王寺?对此,苏守德研究员有自己的看法。他说,目前正在发掘的古泗州城位于盱眙郊县,洪泽湖西南方、淮河北岸的狭长滩地上,应该是南宋以后的泗州城,而名刹普照王寺应该建在盛唐时的泗州城内,也就是说,这次发掘的寺庙并非普照王寺。针对苏守德提出的质疑,记者与南京博物院考古人员朱晓汀取得联系,她告诉记者:“这是一个反复研究的过程,虽然目前我们已经掌握了不少证据证明这就是盛唐时期的泗州城,但对于其他专家的异议,我们依然会仔细研究,也欢迎社会各界提出不同观点,毕竟线索越多,取得的成果也将越大,历史也将更真实、更快速地呈现在我们面前。”

       如何开发与保护

       沉睡了300多年的古泗州城已经被发掘,那么,如何对这座古城进行更深一步的发掘、利用和保护,成为了众人关注的焦点。

       “300多年来,古泗州城一直是个谜,而这次通过考古发掘揭开了古城的神秘面纱,以后将作为遗址公园供大家参观。”林留根告诉记者。“古泗州城完全具备成为世界级旅游资源的潜质,而且未来古泗州城的旅游模式将是世界上绝无仅有的历史文化盛宴。”同济大学杨国标教授娓娓道来,“古泗州城具备与意大利庞贝古城几乎相同的资源基础、吸引力和市场条件,某些方面还拥有了庞贝古城所不具备的独特优势。”据介绍,庞贝古城和古泗州城都是曾经繁盛的历史城市,其陆上的城市格局和主要代表性建筑物表现了当时历史文化的缩影,但古泗州城因淮河和汴河穿城而过,较之庞贝古城更增添了水土、水岸、水底的特色遗存资源,有着更丰富的文物和历史积淀,从这一点上说,古泗州城比庞贝古城更具特色和吸引力。

       专家认为,古泗州城的未来,无疑是一个杰出的世界遗产和遗址精品,旅游开发的价值和潜力不可估量。在开发和利用这一宝贵资源的同时,如何保护这笔文化遗产无疑是必须面对的问题。而今,无数事实表明,珍贵文化遗产的处境岌岌可危,不管是古泗州城还是普照王寺,发掘它们的最终目的是为了更好保护它们,如何撑起这把“保护伞”,对文物工作者而言的确是一种挑战。专家们认为,文物应以保护为前提,但保护绝不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除了资金和专业人才以外,更急需一整套行之有效的保护制度和措施。

      ( 本报记者郑晋鸣本报通讯员环明明)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