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後谿草堂--臧慶昇的博客

画竹多于买竹钱,纸高六尺价三千。任渠话旧论交接,只当秋风过耳边。----郑燮

 
 
 

日志

 
 

润格趣话----“率真求实”的郑板桥  

2012-06-18 10:52:06|  分类: 书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郑燮(1693-1765),字克柔,号板桥,江苏兴化人。出生于没落书香世家。据说祖籍苏州,明洪武年间迁至兴化北城汪头。至清康熙年间,郑氏子孙已分为“糖郑”、“铁郑”、“板桥郑”三支。板桥郑一支居住在东城外,附近的护城河上有一座木板桥,郑板桥的别号即缘于此。
  郑板桥的曾祖郑新万、祖父郑湜,都是读书人,虽然没有做过官,但家境还算殷实。父亲名本之,是个廪生,当时家道中落,虽薄有田产,但主要靠设馆教书为生,至板桥幼年可谓清贫之家了。郑板桥四岁丧母,由乳母费氏抚养成人。费氏待他如已亲生,板桥亦念念不忘其养育之恩。有诗云:“平生所负恩,不独一乳母。”
  郑板桥的外祖父是个博学之士,板桥曾说他自己的文学禀性,得于外祖家的居多。他从小受传统文化的熏陶,聪慧善学。清代郑方坤说“幼颖悟,读书饶别解,绰有文名”。
  郑板桥十六岁始随家乡陆震(字种园)学填词。陆震是康熙年间秀才,才气横溢而性情狂放,淡于名利,贫而好饮,精于古文辞,长于行草。郑板桥跟随陆震多年,师生感情甚笃,在人品、个性、学识等方面受其影响颇深。
  郑板桥二十岁考取秀才,二十三岁娶妻徐氏,后生两女一男。为养家糊口,承父业到真州设馆,教蒙童。三十岁时父亲去世,家境更加拮据。随即放弃教书,开始到扬州鬻字卖画,“以谋温饱”。他曾说:“日卖百钱,以代耕稼,实救贫困,托名风雅”。怎奈此时的郑板桥,无钱、无势、无功名,又不愿迎合别人,所以卖字画生意并不好。为此他不得不在卖画的同时,苦读经史,以求通过科举进入仕途。
  在此期间,他遵循“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之古训,出游江西庐山,北上京师、山西,南抵通州、杭州等地,游访名山古寺,开阔了眼界,并结识了一批包括和尚、道士在内的文化人。“喜与禅宗尊宿及期门、羽林诸子弟游。日放言高变,臧否人物,无所忌讳,坐是得狂名”。他还与居住在扬州的画家李鱓、金农、黄慎等相过从,谈诗论画,结下了深厚的友谊。这对他后来绘画风格的形成不无影响。
  板桥在卖画扬州的十年中,长子和妻子先后病殁,给他带来莫大的痛苦。《哭犉儿五首》之一云:“天荒食粥竟为长,惭对吾儿泪数行。今日一匙浇汝饭,可能呼起更重尝!”
  雍正十年(1732)秋,四十岁的郑板桥赴南京乡试,中了举人。乾隆元年(1736)进京参加会试和殿试,又中进士。功名虽然姗姗来迟,他仍然颇为欣喜。此后曾刻一方“康熙秀才、雍正举人、乾隆进士”书画印。怎奈他生性孤傲,不愿随便逢迎,因而迟迟不能放官,只得回到扬州候差。这一等便是四年。这期间,名声渐扬的郑板桥除了与黄慎、金农、高凤翰等画家、文人交往外,还结交了一些富商巨贾和官僚文士,如大商人汪希文、两淮盐运使卢见曾等。后来续娶饶氏,并住进汪家的李氏小园。
  乾隆六年郑板桥再上京师候补官缺,得到乾隆皇帝的叔父慎郡王允禧的赏识。第二年,郑板桥出任山东范县知县,从此开始了他的官场生涯。五年后调任山东潍县知县,七年后离任。在职期间,他兢兢业业,为民办事,颇有政绩。在范县,经常“芒鞋问俗入林深”,倾听民间呼声,致力于发展农副业生产。他在《范县暑中寄舍弟墨第四书》中说:“天地间第一等人只有家法人,而士为四民之末”,“使天下无农夫,举世皆饿死矣。”
  他调任潍县知县时,正值山东连年灾荒,粮价飞涨,饥民遍野,以致出现人吃人的惨象。这时他把主要精力用于赈灾,以修筑城池为名,招远近饥民赴工就食;又命城中富户开厂煮粥,轮流赈济灾民,并让他们拿出存粮,平价是卖给百姓;且自担风险,开官仓放粮赈灾。有人劝他先作请示,他却说:“此何时,俟辗转申报,民无孓遗矣。有谴我任之。”就这样,救活了一万多人。1748年秋后,灾情缓解,潍县百姓络绎返乡,郑板桥写下了《逃荒行》、《还家行》,以纪其事。
  1748年,乾隆帝东巡,郑板桥被封为“书画史”参加筹备、安排皇帝登泰山封禅事,在泰山顶工作了四十多天。曾刻有“乾隆东封书画史”印一方,永志不忘。
  郑板桥生性旷达,不拘小节,办事干练。他改革时弊,简政轻型。因亲身经历过生活艰辛,所以十分同情穷苦百姓。为官清廉,从不偏袒富人。还经常略施小计,捉弄和惩罚那些为富不仁的大财主,深得民众拥戴。民间流传着许多关于他的逸闻趣事。
  他还力倡“修文洁行”,发现人才,奖掖后进。在咸丰元年重修的《兴化县志》中记有:“(郑板桥)尝夜出,闻书志出茅屋,询知韩生梦周,贫家子也。给薪水助之。韩成进士,有知已之感焉。”郑本人在公务之余时时作画、作字、作诗,创作了大量的诗、书、画作品。他的《潍县竹枝词》四十首,《家书》、《诗钞》、《词钞》等,都是在潍县任上手写刊印的。
郑板桥居官十二年,虽然吏治文名为时所重,但他亲眼目睹官场的黑暗与腐败,因而萌生了“速装我砚,速携我稿,卖画扬州”归隐之意。乾隆十八年,因得罪上司,被迫称病辞官。他为官清廉,离任时“囊橐萧然,图书数卷而已”。潍县百姓感念他的恩德,为他建立生祠祭祀。
  六十一岁的郑板桥,“官罢囊空两袖寒”,再次回到扬州“聊凭卖画佐朝餐”,并成为“扬州画派”的一员主将。
扬州地处运河入江口,隋唐以来就是东南重镇。至清康熙后期,又因盐业的开发而空前繁荣。商贾云集,漕运如梭,市民阶层迅速发展,“海内文士半集扬州”。当时商人的社会地低下,纵然富有,仍居“四民(士、农、工、商)之末”。他们当中尤其是善于理财的安徽商人,“贾而好儒”,期望能通过儒学攀附高层统治者,从而改变社会地位。于是大兴养士之风,不惜巨资办书院,刻典籍,造园林,广邀骚人墨客雅集,酒宴歌舞,吟诗作画。许多有才艺的画家“馆于各工商家”,鉴别文物字画,培养学生,并以其活动和作品使商贾们“附庸风雅”获得声名。
  是时画坛以“四王”(王时敏、王翚、王鉴、王原祁)及其传派为正统,天下画人莫不以“娄东”、“虞山”为宗,辗转抄摹,久而久之,画风趋于僵化。扬州画家大多远官而近商。他们注重个性的张扬,追求不拘一格、生动活泼、自由自在的艺术表现,形成了以金农、汪士慎、李鱓、郑板桥、李方膺、高翔、高凤翰、罗聘等为主体的“扬州画派”。他们大都出身于贫寒的书香之家,受过较好的文化教育,各抱才艺,但在生活道 路上历尽坎坷,怀才不遇,因而愤世嫉俗。在艺术上极力反对泥古不化,强调作画要有寄托,有天趣,直抒胸臆。正统画家视他们为“狂”、为“怪”,故有“扬州八怪”的称谓。
郑板桥本来就有很强的平民意识,回到扬州作职业画家也是他的最佳选择。何况此时他有进士衔,又有“七品官”的清名,加上他不矜小节、狂达自放的个性,以及他那“掀天揭地之文,震电惊雷之字,因而誉满艺林。求画者、从学者纷至沓来。缙绅雅士、富商巨贾,都不惜代价购求他的作品。清人孙静庵在《栖霞阁野乘》卷四中有以下记载:”兴化郑进士板桥,善书,体兼篆隶,尤工兰竹,人争重之。性奇怪,嗜食狗肉,谓其味特美。贩夫牧竖,有烹狗肉以进者,辄作小幅报之。富商大贾虽饵以千金,不顾也。时扬州有一盐商,求板桥书不得,虽辗转购得数幅,终以无上款不光,乃思得一策。一日板桥出游稍远,闻琴声甚美,循声寻之,则竹林中一大院落,颇雅洁。入门,见一人须眉甚古,危坐鼓琴,一童子烹狗肉方熟。板桥大喜,骤语老人曰:‘汝亦喜食狗肉乎?’老人曰:‘百味唯此最佳,了亦知味者,请尝一脔。’两人未通姓名,并坐大嚼。板桥见其素壁,询其何以无字画,老人曰:‘无佳者。此间郑板桥虽颇有名,然老夫未尝见其书画,不知其果佳否。’板桥笑曰:‘汝亦知郑板桥,我即是也。请为子书画,可乎?’老人曰‘善’。遂出纸若干,板桥一一挥竟。老人曰:‘贱字某某,可为落款。’板桥曰:‘此某盐商之名,汝亦何为名此?’老人曰:‘老夫取此名时,某商尚未出生也!同名何伤,清者清,浊者浊耳。’板桥即暑款而别。次日,盐商宴客,丐知交务请板桥一临。至则四壁皆悬已书画。视之,皆已昨日为老人所作。始知老人乃盐务所使,而已则受老人之骗,然已无可如何也。”
  乾隆十九年(1754),郑板桥重游杭州,访湖州,过钱塘,至会稽,谒禹陵,游兰亭。与诗友、画友诗酒唱和活动颇多,书画作品极丰。他在一幅《兰、竹、石》上题记道:“乾隆二十一年二月三日,予作一桌会,八人同席,各携百钱,以为永日欢。座中三老人,五少年。白门程绵庄、七闽黄瘿瘿,与燮为三老人;徒李御萝邨,王文治梦楼,燕京于文浚石缚,全椒七兆燕棕亭,杭州张宾鹤仲谋,为五少年;午后济南朱文震青雷又至,遂为九人会。因画九畹兰花以纪其盛。诗曰:‘天上文星与酒星,一时欢聚竹西亭;何劳芍药夸金带,自是千秋九畹青。’座上以绵庄为最长,故奉上程先生携去。”邮是可见郑板桥当时 与友人雅集生活之一斑。次年他又参加了两淮盐运史卢见曾主持的虹桥修禊活动,并且结识了著名文学家袁枚。此后两人有诗唱酬。
  郑板桥在扬州卖画,明码标价。乾隆二十四年(1759)自订《润格》云:“大幅六两,中幅四两,小幅二两,书条、对联一两,扇子、斗方五钱。凡送礼物、食物,总不如白银为妙。公之所送,未必第之所好也。送现银则中心喜乐,书画皆佳。礼物既属纠缠,赊欠尤为赖帐。年老神倦,亦不能陪诸君子作无益语言也。”写得十分风趣。后面又题诗说:“画竹多于买竹钱,纸高六尺价三千。任渠话旧论交接,只当秋风过耳边。”另在一封通信(《行书尺牍》,图38)中写道:“太爷、三太爷俱要诗、字画,乞将罗纹纸发二十张,匹纸发五张来,并将得两多少,亦写明白。”从中可看出郑板桥不假斯文、率真求实的个性。据他自己说,“以笔租墨税,岁获千金,少亦数百金。”其收入是相当可观的。只是“所入润笔钱,随手辄尽”。李斗在《扬州画舫录》卷十中记他“尝作一大面囊,凡钱帛食物,皆置于内,随取随用,或遇故人子弟及同里贫者之家,则倾与之”。
  郑板桥晚年复归兴化,在城南好友李鱓“浮沤馆”比邻筑“拥绿园”。乾隆三十年十二月十二日(1766年1月22日),郑板桥与世长辞,享年七十三岁。葬于兴化城东管阮庄。
  
  评论这张
 
阅读(1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